关灯
护眼

第四百八十三章 孤峰独翘

    罗文龙被胡宗宪一条龙招待了,吃喝之后上青楼,全是顶级红牌小姐姐。

    罗文龙在海盗中混了这么久,自然不缺女人。但王翠翘管得紧,因此都是偷偷摸摸的。

    虽然上岸时也会去青楼消费,但同样也不敢找太红的姑娘。因为红牌姑娘一定会与人竞争,而竞争就容易露相。

    他之前的身份,那绝对是越低调越好,偷偷的进村,打枪的不要,所以睡的女人最多也就是二线的。

    今天他可是江南总督胡宗宪的贵宾,那身份自然格外不同了。醉红楼的妈妈简直把他当神仙供,所有红牌姑娘都带出来了。

    当然,因为有胡宗宪在场,肯定不能上来就直奔主题,那也显得太不高雅,太有失身份了。

    所以,这种高端局往往都是以歌舞团的名义出现。肯定是先歌舞一番热热场子,红牌姑娘们一个个轻歌曼舞,美似飞花,柔若烟柳。

    徐渭和胡宗宪又一口一个罗老弟叫得亲热,又让姑娘们轮番上来敬酒,饶是罗文龙酒量不俗,也喝得熏熏然。

    歌舞之后,胡宗宪表示不胜酒力,先回府了,并且叮嘱徐渭,一定要把罗老弟安排好。

    等胡宗宪走后,徐渭大手一挥:“罗老弟看中哪个了,尽管开口,今日定让你尽兴而归。”

    罗文龙早就看上了一个叫紫云的姑娘,一直直着眼睛垂涎三尺的期待着,此时徐渭一张口,哪里还等得,立刻流着口水将手指向了紫云

    。

    不料徐渭脸上却露出了一丝难色,走上前叫住妈妈,低声说了几句。妈妈愣了一下,跑过去把紫云拉到一边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妈妈又无奈又气愤地回来了,先自罚了一杯,然后给徐渭和罗文龙分别斟酒赔罪。

    “二位大爷啊,今天实在是不好意思啊。这紫云姑娘是官宦女子出身,知书达理,向来极挑客人的。

    我跟她说了半罗大爷人品样貌都好,就是谈吐差了些,显然是没什么文采的,她不想伺候啊。要不大爷换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罗文龙大怒,但也知道自从萧风在京城搞什么青楼改革之后,教坊司下了命令,各地娱乐业都开始重视从业者权利了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各楼的红牌姑娘就有挑人的权利,现在有了保护伞,就更嚣张了。不过这紫云姑娘也是个出奇的,竟然连江南总督的客人面子都不给。

    要说这事儿本来也不需要较劲的,红牌姑娘有的是,罗文龙另选一个就行了。就算一次选上两三个,以胡宗宪的身份,也不至于翻脸不给结账的。

    可男人就是这个德行,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。本来紫云姑娘在一众姑娘中就最出色,现在一看又如此有个性,罗文龙眼里哪还看得上别的女人?

    要说文采,罗文龙确实是没有。他主要就占一个眉清目秀,不过这些年过去了,也不算是多鲜的小鲜肉儿了。

    而且在海盗和倭寇群体里,肯定

    是文盲众多,粗鄙不堪,他这些年也没啥学习文采的机会,光学会骂人了。

    海盗群体复杂,罗文龙能从东北女真话,一直骂到西边藏族语,中间还能用日语来上几句。

    见罗文龙沉着脸,徐渭微微一笑:“这算个屁事!罗老弟放心,老哥一定帮你把这紫云姑娘拿下!”

    罗文龙大喜:“当真吗?先生何以教我?”

    徐渭笑道:“我吟诗一首,你写在纸上,让妈妈交给紫云。她自然以为是你所作,还敢说你没文采吗?”

    罗文龙恍然大悟,立刻拿起纸笔,等着徐渭吟诗。徐渭拿着酒杯,轻轻啜饮。

    “这诗须得符合你的身份和经历才好,否则虽然是你的笔迹,她可能也会怀疑是别人代作的。但若是带上你的身份,就无可置疑了。”

    罗文龙心痒难熬,连连点头,激动的拿笔的手都哆嗦了,某部位已经提前开始预热了。

    “我本四海飘零人,不爱神仙爱红尘。珠环翠绕浮生梦,孤峰独翘破紫云。”

    罗文龙念诵一遍,他也不知道这诗好还是不好,倒是妈妈看得满脸飞红,笑闹着捶了徐渭一拳。

    “徐先生你真是的,就会拿我们姑娘开玩笑。这诗文采自然是好的,可最后一句未免也太艳了些。”

    徐渭哈哈大笑:“紫云姑娘眼高于顶,我罗老弟却也是纵横四海的豪杰。若是让我罗老弟当了入幕之宾,当然要孤峰独翘,穿云破月!”

    罗文龙这才醒悟

    ,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。妈妈拿着诗文去了,过了一会儿,喜滋滋地回来了,告诉罗文龙,紫云姑娘已经答应了。

    罗文龙大喜,敬了徐渭一杯,抖擞精神,早已孤峰独翘,迫不及待地大破紫云去了。

    罗文龙深陷温柔乡,徐海这边也在积极地准备投降事宜。汪直已经接到胡宗宪命令,让他打开包围圈的一个口子,让徐海的船队从岛上开到宁波来。

    当然这个口子的方向只在这一面,徐海如果想趁机往别的方向跑,汪直自然还是能合围追击的。

    汪直倒没什么意见,他该提醒萧风的都已经委婉的提醒过了。萧风不搭理,他也没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胡宗宪现在是江南总督,虽然他这个镇海将军不完全归江南总督管,但也不能硬顶着,只能奉命行事。

    徐海远远地看着汪直的船队在远方的海面上起起伏伏,心里也不禁十分感慨。

    两人相识十几年,合作过,当过兄弟,也分裂过,当过敌人。彼此争霸,互不相让。

    结果兜兜转转这些年,最后先后都被朝廷招安了。汪直已经升了镇海将军,自己能当什么呢?按胡宗宪的承诺,应该不会低于汪直吧。

    徐海上岸后,受到了胡宗宪的热烈欢迎。胡宗宪要求他的船队众人全部放下武器,这样才能进城,这是大明军队的规矩。

    徐海不知道是否有这样的规矩,颇为犹豫,但王翠翘劝说他:“海哥,咱们已经上岸

    归顺了。

    现在就算胡宗宪真的翻脸,他手握重兵,咱们这些兄弟也是必死无疑的。何况咱们已经离岛,汪直必然已经占领了主岛。

    咱们就算能上船,也不是汪直的对手。不管海上还是陆地上,咱们都绝无希望,只能相信胡宗宪会守信用了。”

    徐海想想也对,而且罗文龙也在城头上冲自己招手呢。他转过头,命令部下放下武器,空手入城。

    徐海入城的时候,严世藩的证明材料也进入京城了。

    朝廷的快递小哥收了严嵩私下里给的大红包,把马跑得直冒白沫,自己也累得几乎虚脱,终于用闪送的速度将文件送到了严嵩的手里。

    严嵩给了个五星好评之后,立刻把文件送到了嘉靖的手里。于是在第二天的小朝会上,嘉靖给大家展示了这些证明材料,主要是给师弟看看,免得他有怨念。

    证明材料是非常扎实的,能够看得出为了这一天,严世藩准备了很久。

    和罗文龙联系的次数很频繁,大部分都是勉励罗文龙要耐得住寂寞,忍辱负重,为大明效忠等等。

    群臣面面相觑,虽然铁证摆在面前,但他们仍然觉得这事儿很魔幻。其实别说萧风了,就是大部分严党官员,都不相信严世藩有这份赤胆忠心。

    但严嵩是很感动的,他自己都不知道儿子对大明其实这么忠诚,他眼泪汪汪地看着嘉靖,心想万岁啊,这次你该相信我们父子是忠于你的了吧?

    嘉靖也很意外,他当然不知道,这些信的来历。严世藩每次用左手给罗文龙写一封信,就会同时用右手给他写一封信。